新聞中心

news

公司新聞 行業新聞
  • “環境修復第一股”建工修復IPO獲批 土壤修復市場好了嗎?
  • 發布時間:2020-10-31        瀏覽次數:51
  • 10月23日,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上市委員會2020年第36次審議會議召開,北京建工環境修復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建工修復”)創業板(首發)獲得通過。

    據了解,建工修復是國內第一家專業從事環境修復的高新技術企業,它成立于2007年,目前已累計實施環境修復綜合案例300余例。

    事實上,建工修復的上市之路可謂一波三折。早在2012年初,它就提出了上市計劃,最初是想在創業板上市,后來又改為主板,但2018年被否,2019年重新改為創業板。

    “環境修復第一股”上市艱難,似乎也暗合了土壤修復產業的整體際遇。2016年“土十條”發布后,雖然“凈土保衛戰”口號喊得也是挺響,但相比大氣和水污染治理市場的轟轟烈烈,土壤修復市場似乎一直不溫不火,動靜不大。

    土壤修復產業情況到底如何?相關的政策力度大不大?前不久,全國人大常委會剛剛圍繞審議土壤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報告進行了專題詢問,其中透露出很多重要信息,值得關注。

    “馳而不息”打好凈土保衛戰


    今年7-9月,全國人大常委會開展了土壤污染防治法的執法檢查,栗戰書委員長親自擔任執法檢查組組長。

    10月1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二次會議舉行聯組會議,審議了執法檢查報告,并進行了專題詢問。


    專題詢問中,國務委員王勇、國家發改委主任何立峰、生態環境部部長黃潤秋、科技部部長王志剛,財政部部長劉昆、自然資源部部長陸昊、住建部部長王蒙徽,以及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等分別回答了提問,其中透露出不少信息。

    例如,從國務委員王勇的回答中可以看出,國家對土壤污染這件事還是相當重視的。

    王勇表示,習近平總書記對防治土壤污染高度重視,近年來先后20多次就保護土壤環境、防治土壤污染作出重要指示批示。

    今年以來,習總書記又多次發表重要講話,強調要“馳而不息”打好凈土保衛戰。

    特意查了一下,“馳而不息”的意思是奔馳向前不停息,與“久久為功”是近義詞。也就是說,凈土保衛戰是一場持久戰,要堅持不懈地打好。

    此外,李克強總理也多次對做好土壤污染防治工作提出過明確要求。

    在責任落實上,中央也做了很多工作。

    “土十條”明確提出,到2020年,受污染耕地安全利用率要達到90%左右,污染地塊安全利用率達要到90%以上,業內稱之為“雙90%”目標。

    “雙90%”目標確定后,國務院就委托生態環境部,與各省級政府簽訂了“目標責任書”。

    在要求省級負總責的同時,國務院還要求將目標逐級分解到市、縣級,明確年度工作任務和責任部門。

    目標明確后,國務院還加大了日常督察和執法的監管力度。

    在中央生態環保督察中,土壤污染防治工作情況是重要內容之一,對督察中發現的典型問題和案件,都進行了公開曝光。

    對于土壤污染防治工作的考核結果,也提高到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按照黨中央要求,國務院目前已把土壤污染防治考核納入了污染防治攻堅戰成效考核,并制定了具體的考核措施和指標評分細則。終期考核將于明年進行。

    屆時,考核結果將以適當方式向省級政府反饋、通報,并作為對領導班子和領導干部綜合考核評價、獎懲任免以及土壤污染防治專項資金分配的重要依據。

    對于土壤環境問題突出、區域土壤環境質量明顯下降、防治工作不力、群眾反映強烈的地區,將按照有關辦法約談相關地市級政府主要負責人和省級政府有關負責同志。

    考核結果不合格的,還將對省級政府主要負責人進行約談,并提出限期整改要求;需要問責追責的,會依規依紀依法問責追責。

    總體來看,高層對于土壤污染防治還是非常重視的,目標責任也是層層落實,力度不小。

    “新中國成立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土壤調查”


    打好凈土保衛戰,首先第一步就是摸清家底,搞好土壤污染狀況普查和監測。

    這方面,工作進展還是相當大的。


    生態環境部部長黃潤秋介紹說,整個土壤污染普查工作分為兩大塊,一是農業用地的普查,二是企業用地的調查。

    農業用地方面環境部和自然資源部、農業農村部、財政部配合,布設了55.8萬點位,采集分析了近70萬個樣品,獲得1000多萬個具體數據。詳查到2018年底結束,2019年6月上報國務院,相關信息已經在部委之間共享了。

    黃潤秋表示,這項工作是新中國成立以來規模最大、工作開展最全面、最系統,質量控制最高,也是獲得數據最有效、最充分的一次調查工作。

    企業用地方面,從2017年開始,已經歷時三年。首先在全國對“疑似造成土壤污染風險的企業”進行篩選,總共是11.7萬家。在此基礎上又對這11.7萬家企業進行甄別,最終確定了1.34萬多家重點調查對象。然后要對這1.34萬家開展入場的取樣、測試、分析,最后拿出一個風險等級。

    由于疫情耽擱,3-4月份企業還沒完全復產復工,所以這項工作有點滯后。但7-8月份以后,進度已經基本上趕回來了。最新數據顯示,目前99.1%的企業已經完成采樣,70%完成了測試數據上報,到年底完成數據的集成、分析應該問題不大。

    過去,各個部門都有一些監測點位,如農業農村部、自然資源部等。經過這次普查,也對土壤監測網做了進一步優化。優化以后,監測網大概是8萬多個監測點,其中與糧食生產比較密切的大概有4萬多個點,這樣對全國的不同地域、不同地貌單元、不同土壤類型就都有了比較有效的防控了。

    自然資源部部長陸昊也表示,他們正在配合生態環境部,初步制定了污染地塊的名錄。

    目前,各地上報的疑似污染地塊有1.6多萬塊。經初步測定,污染超標的有1860塊,未超標的8000多塊,尚不確定的還有5700多塊。

    在調查手段上,自然資源部正在積極探索將地球化學辦法與高光譜的遙感技術相結合,進行更加廣泛的建設用地污染狀況調查,兩個手段結合起來把底數摸清。

    下一步“多規合一”后,要形成國土空間規劃一張底圖,把現在疑似的污染地塊和最后列入名錄的污染地塊矢量坐標疊加到“一張圖”上。這樣一來,將來在具體的用地審查當中也就可以利用這些信息來執行了。

    黃潤秋表示,未來,這些土壤污染普查成果將是政府監管部門的監管依據,用來指導地方和企業開展用地的污染防控、污染防治,特別是要用在對那些高中風險的企業的監管上。

    他表示,關鍵還是把源頭預防做好,比如采取一些防滲措施,這項工作往往很多企業還不怎么看重,很多設施老舊以后,不維修、不檢查,就導致了跑冒滴漏,導致土壤污染現象的發生。

    強制責任保險“難度還是挺大的”


    除了土壤普查,在修復資金的解決上,國務院有關部門也進行了一些探索。

    雖然土壤污染防治法中確定了“誰污染、誰修復”的原則,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土壤污染具有“滯后性”,當發現污染的時候,之前造成污染的企業可能已經搬走或關閉了,很難再找到企業負責人追責,或者企業已經無資金力量進行修復,結果就造成了“企業污染、政府買單”的惡性循環。

    這方面,除了增加資金投入外,有關部門也在考慮構建高環境風險企業的強制環境責任險制度,來解決資金問題。

    早在2014年修訂新環保法的時候,全國人大常委會就明確,鼓勵企業投保環境污染責任保險。

    今年4月,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修訂通過,其中對于收集、貯存、運輸、利用、處置危險廢物的高風險企業,要求是“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投保環境污染責任保險”。

    從“鼓勵”到“應當”,雖然只有兩個字的變化,結果卻大不一樣,這意味著高風險企業將不得不投保環境污染責任保險,成為強制要求。

    近年來,環境部也一直在與銀保監會合作,研究出臺《環境污染責任保險管理辦法》。從2015年開始,也在一些高風險行業,如涉重金屬、石化、危險廢物處置等領域開展了環責險投保的試點,到目前為止,全國大概已經有2100億元的保額。

    以2019年為例,投保環責險的企業就有1.6萬家,總共涉及賠償范圍531億,保費是4.25億,應該說作用還是非常大的。

    黃潤秋表示,建立強制責任保險制度確確實實也是一個制度創新,需要我們去探索,去多方面努力的,所以難度還是挺大的。

    除了環境責任險,生態環境部還在鼓勵社會主體參與到土壤污染防治,解決一些資金來源問題。

    例如,從2013年開始,湖南省搞了一個“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治理專項債券”,到2015年已經發行了125億,做了43個重金屬污染治理項目,取得了比較好的成效。

    今年,財政部、環境部聯合6個部委出臺了《土壤污染防治基金管理辦法》,各地目前也在積極開展試點。吉林省已經把這項基金建立起來了,初步規模是13個億,今年支持額度3000萬,福建、廣西等省份也在組織開展這項工作。

    此外,還有一些地方在探索社會資金的投入機制,如廣州市一家農藥廠關閉搬遷以后,就利用土地出讓金,讓一家投資公司進來,幫他做調查、做修復,從最后的土地出讓金回報里拿出10-20%給這家投資公司,這也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黃潤秋表示,在社會力量投入土壤污染防治領域中,還有很多的模式可以探討,下一步環境部和相關部門將繼續研討和溝通,關鍵是怎么把回報機制設計好。


    結語


    總的來說,國家對于土壤污染防治工作還是比較重視的,先期開展的土壤污染普查工作進展也比較大。不過,對于土壤修復企業比較關心的修復資金的來源問題,目前看困難還比較多,仍然缺乏固定、可靠的資金解決渠道。

    這也是為什么,目前土壤修復產業一直不溫不火的重要原因。

    當前,國家對于土壤污染的處理方針還是“分類利用”以耕地為例,就分為“優先保護、安全利用和嚴格管控”三種類別,分別采取不同的保護和治理措施。

    01
    對于沒有受到污染的優先保護類耕地,納入永久基本農田嚴格保護,落實具體措施提升耕地質量
    02
    對于污染程度較輕的安全利用類耕地,采取品種替代、水肥調控和土壤調理的方式,確保產出來的農產品符合國家標準,可以放心食用。
    03
    對于污染程度較重的,嚴格管控類耕地進行種植結構調整,退出水稻、小麥等口糧種植,可以改種桑麻或者退耕還林還草。


    鑒于土壤污染流動性小、修復成本高的特點,或許這才是更適合國情的處理辦法。

    對于那些有志于從事土壤修復工作,從中挖掘商機的企業來說,恐怕還是需要一些耐心,我國大規模開展土壤修復的時機目前仍未到來。


  • 【返回上級】
contacts聯系我們

地址:廈門同安工業集中區鳳嶺二路19號

郵箱:qianyou@qiany.cn

電話:0592-7367180

傳真:0592-7369761

掃描微信,更多資訊

国产影音先锋视频资源,国产模特私拍免费视频在线,国产H漫黄蓉襄阳后记,热久久这里只有精品21,欧美八十年代成人片影星,国产福利500资源在线观看